主页 > K生活派 >9常委没令计划 地方换届 半壁团派包围中央 > 正文

9常委没令计划 地方换届 半壁团派包围中央

9常委没令计划 地方换届 半壁团派包围中央

外媒盘点18大9常委 没有“黑马”令计划

西班牙“欧亚评论”网站(www.euraasiareview.com)7月24日发表分析文章《习近平和中国的新领导层分析》(XiJinpingAndChina’sNewLeadership–Analysis),盘点了18大可能入常的9个人及其在新政府可能担任的职位,其中习近平和李克强是留任的政治局常委,9人名单中没有“黑马”令计划。

1.习近平——国家副主席及中央政治局常委

被认为将成为下一任国家主席的习近平是两名留任的政治局常委之一。他是“太子党”一员,其父习仲勋是中共元老之一。1980年代,习近平曾短暂在美国研究农业技术。其妻子彭丽媛是着名歌手,也是一名解放军少将。

2.李克强——国务院副总理兼政治局常委

李克强是另一名很可能留任的政治局常委。他被认为将取代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李克强57岁,拥有经济学背景。解密的美国外交电文形容李克强是个“有吸引力和消息灵通的”人。文章说,相较于习近平的“白脸”,他将扮演“红脸”,就如温家宝扮“红脸”,胡锦涛“白脸”一样。

3.王岐山——国务院副总理和前北京市市长

王岐山也是太子党一员,他被认为将在新政府任排名第一的副总理,仅次于李克强。王有较深的经济背景,个性坦率。在90年代末亚洲金融危机时,他成功重组广东银行。

4.李源潮——中共中央政治局组织部负责人

李源潮目前任职中组部,负责党内高级官员、政府和军事官员的任命,他被认为会取代习近平做国家副主席。李源潮来自江苏,据说他在胡锦涛团派和太子党中都有盟友。他拥有数学和经济学学位以及法学博士学位,曾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学习过。

5.刘云山——中共宣传部部长

刘云山原本是教师,在2002年被任命为中共中宣部部长,之前他在内蒙古做官。到目前为止,他已显示出对国内媒体严加管控的手腕,他先后几次试图加强对中国互联网用户言论自由的管制。

6.刘延东——国务委员

刘延东是政治局唯一女性成员。她是“清华帮”,与胡锦涛保持着深厚关系。刘延东也是一名太子党,她的父亲曾经是农业部的副部长,她如果进入政治局常委,将成为中共历史上第一个女性成员。

7.汪洋——广东省委书记

汪洋因为主导了对乌坎抗暴的处理,有了一个党内和事佬的形象。他是薄熙来在重庆的前任领导,两人曾是对手,共享一个绰号“两门大炮”。鉴于他们过去的关系,薄熙来的失势显然对汪洋有利。

8.张高丽——天津市委书记

张高丽最初被调到天津的使命是清理当地政坛的丑闻。也是通过培训的经济学家,张属于江派,外界认为最近发生的天津火灾对他入常不利。

9.张德江——主管能源副总理和重庆市委书记

张德江是江派一员,因卷入铁道部部长刘志军2011年贪污丑闻而声誉不佳。薄熙来下台后,他被任命取代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


胡温交权习李 400高官票选十八大政治局

7月23日,中共省部级高官专题研讨班开班,9常委集体亮相,但在7月24日结业时只出现了习近平、李克强及纪检书记贺国强,多维新闻引述北京政治观察人士说,是胡温在正式向习李交权。400多名中共高级干部齐聚北京,参加“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预料他们将以一人一票的方式,推荐中共十八大政治局委员新提名人选。

胡、温交权习、李

在24日中共“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结业式上,23日悉数到场的中共中央政治局9常委中,只有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贺国强,以及将分别接任中共总书记、国务院总理的习近平和李克强出席。习近平在结业式上讲话称 “认真学习胡锦涛同志重要讲话”。

北京政治观察人士称,如果说作为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的习近平,以及主抓中共纪律的贺国强出现在结业式上顺理成章的话,那幺在中共党内只有政治局委员身份的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的出席,显然就表明中共在有意识的在进行交班。而这次专题研讨也将是即将连续召开的中共十八大和十七届七中全会之前,中共高级别官员在此期间的最后一次全员集结。

从1999年开始,中央几乎每年都会在京举办“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研讨班上的学员身份有明确规定,那就是“各省、区、市、中央和国家机关以及军队各大单位主要负责同志”,每一期研讨班的时间一般是5至7天。

然而,中共十八大前的这次专题研讨班罕见的仅开了短短一天,上述观察人士说,除统一思想,为十八大定调外,显然中共此番动作更为重要的目的是为凸显习近平、李克强。

400高官票选十八大政治局

此外,有消息人士向星岛透露,这次高干聚会,很有可能以投票的方式推荐十八大政治局新贵人选。在,胡锦涛在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讲话,为十七大定调。据官方媒体后来透露,参加进修班的四百多名高级干部,领取了一张“可新提名为十七届中央政治局组成人员预备人选的民主推荐票”,投票推荐政治局新贵人选。结果,上海市委书记习近平成为“票王”,在十七大被确立为接班人。

中共新贵亮相

参加者有涉及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62位一、二把手,以及中央和国家机关以及军队各大单位主要官员。

在主席台就坐的,包括主持会议的中组部部长李源潮、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兼任重庆市委书记的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天津市委书记张高丽、国务委员刘延东、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等其他15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据信之中也将有5人或7人在十八大后进入政治局常委。

还有,中共中央智囊型人物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以及中央纪委副书记何勇3位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据信他们之中的令计划和王沪宁会有很大机会成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位列领导人行列,1940年出生何勇 则因“年事已高”被认为已失去竞争优势。


地方换届结束 半壁团派开始包围中央

中共31个省级(包括自治区和直辖市)换届近日全部完成。在402名省级常委中,有共青团工作经历的占四成多,分析认为,胡锦涛完成了地方布局,现在开始中央的布局,下一波人事变动将延伸到中共高层。

从去年秋天开始的中共省级换届共选出402名省级常委,其中,168人曾有各级共青团工作经历,占41.79%,并有7人担任所在省份当政一把手。

北京被胡锦涛控制

在首都北京,7月3日,北京市党代会选出了胡锦涛政治盟友郭金龙挂帅的新一届市委领导班子,郭金龙当选市委书记,铁杆江派的刘淇卸任。

不但刘淇出局,《北京日报》社长梅宁华也落选。这两人曾经被曝是《北京日报》发出《总书记不能凌驾中央》一文的关键幕后人物,梅宁华也是涉入薄熙来和周永康政变部署中的重要人物之一,极端毛左的代表人物。

而郭金龙的当选在外界看来是胡温将江系经营多年的京城夺回了一个举足轻重的位置。郭金龙当选当天,就立即高调通过媒体向胡表忠心,称保证中央政令在北京畅通无阻。有评论认为,郭金龙的话无疑是将前北京市委书记刘淇暗批了一顿,也是对民间广泛流传的说法“政令不出中南海”的一个“积极”回应。

自王、薄事件爆发后,继政法委周永康后,江派中在中央迎战胡、温攻势的就是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受刘淇直接领导的北京市属一级报业《北京日报》曾多次为力挺薄熙来的周永康公开站台,暗讽胡锦涛。

不过,7月21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暴雨,使北京遭受重大人员和财产损失,也暴露出许多市政建设、运行机制方面的问题,受到民众广泛质疑。近日,有香港媒体认为,郭金龙即使十八大当上政治局委员,声望会大打折扣。

“江系”被清洗

今年5月,上海市选出俞正声为市委书记,韩正、殷一璀为市委副书记,而江泽民的外甥、原上海市公安局长吴志明落选,原被外界看好可能接任市长的杨雄也出局不再担任上海市委常委。

作为老“上海帮”的俞正声,在王、薄倒台后,曾多次公开向胡锦涛表忠心,切割与江老巢上海帮的亲密关系。在近期中央倒薄熙来事件中俞明确表态,全力支持胡温及习近平,甚至两会关键时刻他高调谈“裸官”,抨击薄熙来,起到倒薄关键作用。

韩正曾当过两年共青团上海市委书记,可算是正宗团派出身,与胡锦涛保持着“团派式”的关系。这层关系,让韩正在陈良宇倒台后平安无事。

而江泽民的姨外甥吴志明,身为上海政法委书记,一直把上海当作自己的独立王国,对抗胡、温。上海也一直是江泽民的老巢,如今吴志明被打进冷宫,进政协挂起来。两大江派大员出局,上海帮已经失去上海人事话语权,江派老巢沦陷。

此外,被认为是江系的重庆市委书记张德江和天津市委书记张高丽也一直积极向胡锦涛表“效忠”,与江系切割,虽然张德江由于在处理重庆万盛及双桥群体抗暴事件中,滥用武力,激起民愤,使事态几乎失控;张高丽也由于近日涉嫌隐瞒火灾真相,但两人或与江系“切割”有效,仍被认为是“入常”热门人选。

汪洋入常“呼声”高

团派出身的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被认为是胡、温的嫡系,入常“呼声”最高。特别近期,汪洋在广东实施“三打”,在重镇深圳已有100多名官员被双规;而在省会广州,也有200多名官员被拿下。此前广东已在法院体系扫掉一批官员。

2009年汪洋在广东就已对茂名腐败窝案进行调查,围歼了大批江派广东帮、政法委高官,并延烧周永康和江泽民情妇、前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

胡锦涛掌控大权

随着7月3日北京市党代表大会的闭幕、全国省(市)级一层领导尘埃落定。外界分析,这可能会是胡锦涛家族以及他的各派亲信们值得庆贺的日子:在隐忍“江系”近十年之后,胡终于在这一天收齐了三权:胡第一次把“京都衙门、御林军和皇宫卫队”这三个印把子掌控在手。

中国问题专家文昭认为,在江派势力整体式微的情况下,今年“北戴河”会议的整体风向应当有利于胡锦涛,此次“非正式扩大会议”如果不出意外,将成为胡锦涛展示和巩固优势的舞台。

文昭说,随着今年年初胡锦涛恢复对军队的掌握,他的权力基础正在巩固,在全面掌握权力的情况下,他就不得不承担起为持续发生的人权灾难“背书”的责任;这之后发生的每一笔血债,就不能说与他没有关系。正是基于此,随着时间的推移,希望中国发生积极变革的人士对胡锦涛的耐心也正在被消磨,而历史留给他做出最后抉择的时间也确实很少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