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K生活派 >哈莉特‧马丁瑙:小小的聋女孩如何成为经济学家 > 正文

哈莉特‧马丁瑙:小小的聋女孩如何成为经济学家

哈莉特‧马丁瑙:小小的聋女孩如何成为经济学家

  1855年,52岁的英国社会理论家、记者和政治作家哈莉特‧马丁瑙(Harriet Martineau)被医生诊断出心脏病,急忙为死亡做好準备,她迅速地完成自传,并在任职的报社《每日新闻》(The Daily News)写好自己的讣告。儘管如此,她过世时已经是21年后的1876年,而她也没有在死后出版的自传更动过任何一个字。

  虽然随着时间过去她的名气越来越小,与她同时代的女演员芬妮‧肯布林(Fanny Kemble)在1874年提到:「我完全不知道她还活着,更别说还在《每日新闻》持续贡献。」然而, 1832年马丁瑙第一次成名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知道她的名字,大法官亨利‧布鲁厄姆(Henry Brougham)称其为「来自诺里奇的小小聋女孩」。

  哈莉特‧马丁瑙于1802年出生在诺里奇虔诚信仰一位论派的中产家庭,在家中排行第六,父亲为纺织品製造商汤玛斯‧马丁瑙(Thomas Martineau),母亲为伊莉莎白‧兰金(Elizabeth Rankin)。1826年父亲去世,家族事业也在三年后倒闭,马丁瑙不得不找出养活自己的方法。由于耳聋的关係,她无法担任家庭教师的工作,但她热衷于教育公众,于是投身至严谨的新闻业。

哈莉特‧马丁瑙:小小的聋女孩如何成为经济学家

  早从1822年起,马丁瑙就默默将宗教主题的文章投稿到《一位论派月刊》(Unitarian Monthly Repository),但很快就把注意力转移到明显受「男性主导」的政治经济学领域,她发现经济学的教科书让非专业人士望而却步,因此她想透过一系列短篇故事向民众解释经济制度的运作方式。每个故事都涉及不同的理论观点,主要包括亚当‧史密斯(Adam Smith)的《国富论》(The Wealth of Nations)、詹姆斯‧弥尔(James Mill)的《政治经济的元素》(Elements of political economy)、托玛斯‧马尔萨斯(Thomas Malthus)和大卫‧李嘉图(David Ricardo)的理论。

  《图解政治经济学》(Illustrations of Political Economy)是一部共25册的系列丛书,受到珍‧玛西特(Jane Marcet)把经济理论连结人们现实生活的《政治经济学的对话》(Conversations on Political Economy)一书的启发,马丁瑙在自传回忆当她读到玛西特的书说:「一群人物从书页浮现,一连串行动在辩论中悄然展开,彷彿在书里看见了亚当•史密斯和其他经济学家。」

  现代读者可能很难理解《图解政治经济学》为什幺在当时英国社会产生如此巨大的迴响,就连十几岁的维多利亚公主也喜欢读它。马丁瑙所做的方式其实就是创造出读者能够感同身受的人物与场景,将经济理论拟人化。她在短短几页的篇幅中建立一套背景环境,讲述与故事角色环环相扣的因果关係,然后在每幅插图的结尾写下一个「原则摘要」,确保读者在阅读故事的同时,记住她所传达的重要资讯。

  再加上1830年代初期的英国社会不仅缺乏富有想像力的文学作品,国家还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原因包括社会动荡、1832年的《改革法案》、工业化、曼彻斯特等迅速发展的城市贫穷问题,以及不断爆发的霍乱疫情。马丁瑙在伦敦四处奔走游说出版商出版作品时,却一再被出版商拒绝,因为人们成天喊着「改革法案和解决霍乱」,出版商认为「公众心智的混乱状态,并非出版新书的好时机」。

  当出版商查尔斯‧福克斯(Charles Fox)不情愿地接受时,也不认为这本书能够卖出多少,一开始只印刷了1500本。然而,《图解政治经济学》所讲述的内容正巧与正在发生的许多社会问题相同,包括工厂罢工、薪资分配、贫穷问题和济贫法案,于是很快热卖成为畅销书,甚至超越许多同时代的文学作品,据估计该系列每一册的销量平均为一万本。

哈莉特‧马丁瑙:小小的聋女孩如何成为经济学家

  这还不是故事的结束,马丁瑙接着因为一件又一件的事情而出名。如果说1832年她为大众普及了政治经济学的基本理论,那1838年则是在美国反奴隶制运动中表达作为废奴主义者的立场,并公开反对美国宪法的不平等之处。身为一个在「女权主义」一词出现以前的早期女权主义者,马丁瑙直率但谨慎地写了许多为女性发声的文章,她旅行时敏锐地观察每个地方的妇女情况,她在文章里表示:「旅行者所到之处发现,女性都被视为下等群体。即使是法国、英国和美国等民主发达的国家,女性也只能接受基础教育,而且被禁止从事多种行业。」

  她在着作提到,虽然美国女性能透过传统途径如教学、缝纫、工厂等方式赚钱,但对于接受女性当店主、专业会计师乃至报社编辑的就业机会方面,法国处于世界领先的地位。儘管她欣赏美国人对待女性的态度,但她认为美国人给女性的待遇堪比奴隶,1837年她发表一篇题为〈政治上不存在女性〉(Political Non-Existence of Women)的文章表明,女性的地位与奴隶没两样,都被迫遵守她们从未同意的法律规定,更别说能够协助制定法律。

  马丁瑙关于女性就业最重要的叙述出现在1859年发表在《爱丁堡评论》(The Edinburgh Review)的论文《女性工业》(Female Industry)。她提到社会开放太少职业给女性,而且这些职业(例如常见的帮佣)也很难让女性赚取足够的金钱供晚年退休使用。马丁瑙提到的解决方案直接明了:终结男性垄断,所有产业与职业(无论是製作手錶或医疗卫生)都应该开放给符合资格的女性任职。

哈莉特‧马丁瑙:小小的聋女孩如何成为经济学家

  马丁瑙在活跃时期的最后几年游历了中东、爱尔兰和伯明罕的工业中心,她定期写作,而且不仅为《每日新闻》写,也为《爱丁堡评论》、《西敏市评论》(The Westminster Review)和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的杂誌《家喻户晓》(Household Words)等维多利亚时代的重量级主流期刊撰文。除此之外,她还抽空撰写了《英国三十年和平时期的历史,1816年至1846年》(A History of the Thirty Years' Peace, A.D. 1816-1846),并定期在插图文学週刊《每週一次》(Once A Week)上投稿。

  晚年的马丁瑙也没有闲着,60多岁时她与南丁格尔(Florence Nightingale)共同发起护理改革运动;1863年,她运用《每日新闻》的平台支持约瑟芬‧巴特勒(Josephine Butler)发起的废除《传染病法》(The Diseases Act)运动。她在湖区过着退休生活,组织成立了当地的建筑协会,并向劳工阶层的邻居传授各种「卫生问题」知识。

  马丁瑙透过女性视角用平易近人的方式书写关于政治和经济的书籍与文章,突破学术理论与普罗大众之间的巨大鸿沟,藉由有趣的故事让更多读者能够理解複杂的思想理论。此外,她完全透过写作收入来养活自己,对于维多利亚时代的女性来说无疑也是一项罕见的壮举。

参考报导:Aeon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