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壹生活 >为你点歌|当我们远距离,他爱上了我们共同朋友 > 正文

为你点歌|当我们远距离,他爱上了我们共同朋友

单元,週三準时为你放歌!给在感情中受创的你,谈过一场刺猬般的爱情,我们生来都是孤独的人,有被爱的渴望,却时常把自己武装。

亲爱的海苔熊:

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与人相遇是一种缘份,而要找到一个你爱他,他也爱你的人,非常的困难。

曾经,我以为我遇到了我的真爱,我们交往三年,在最后的三个月,他毕业回台北工作。最后,我们还是敌不过远距离,他默默的跟我说要分手,不管我怎幺求他都选择要走。

直到后来,他坦白告诉我,他爱上了一个人,爱上我们的共同朋友,在我们远距离时,他总是背着我约那个她出去。我深深的感到被友情还有爱情背叛,却没想到那一位第三者她的朋友跑来跟我说,他们两个是无辜的,甚至我的前男友也跟我说他不是故意喜欢她的。

我总是在想,如果他们都是无辜的,大家都没做错事情,为什幺我还会那幺痛?原来三年的感情,竟是那幺的廉价⋯⋯我真的好恨也恨不起来,每当想起他跟她,心就抽痛一次,甚至常在噩梦中醒来⋯⋯

曾经,我们一起唱这一首歌。

现在,在听到张悬的关于我爱你,歌一样还是歌,但心却不一样,我再也没有力气说我爱你,而你也有另一个人在你身边说那一句我爱你了。

为你点歌|当我们远距离,他爱上了我们共同朋友
图|〈关于我爱你〉MV 截图

有时拥抱着的并不会回抱着你,可能得到幸福,可能得到伤害,而我却从没放弃过我们之间,可是你不要了,选择和别人一起试试看了,也许这样的你,失去了也从不可惜吧。

这段感情里面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爱你,而常常用刺来伪装自己,不肯认输,不肯低头,因为我不想失去自尊。

直到那一天,你跟我说你爱上别人了,那些我自以为赢得的自尊,我梦想的人生里要有你的蓝图,全部在一夕之间毁灭。即使知道你劈腿,常常想起你的好还是忍不住爱与恨拉扯、纠结,厌恶自己的不够好。

by 木木(点播时间:2018 / 10 / 7 下午 8 : 08 : 13)

亲爱的木木:

谢谢你跟我分享你们的故事,曾经属于你们的歌,现在却没有办法再彼此拥抱了,从来不曾放弃过的人,现在却想要去试试别人,听着同一首歌,却有不一样的心情,反覆还会想着:如果大家都是无辜的,那为何曾经彼此相爱的我们,会走到这样的一种选择?

其实他有一点说得对,他们两个并不是故意要喜欢上彼此的,喜欢和爱,有时候真的是没有理由的,就像你们两个当初的相遇也是一种缘分,有时候分开,也是一种缘分尽了。(推荐阅读:关係变质,当沈默成了感情的杀手)

「有时候我们会难以理解,为什幺两个人如此相爱,最后还会走到分开,但也有可能是在生命的这场冒险里面,已经没有需要一起携手再打的怪。而后如果要继续成长,分开就是必须的。只有经历过分裂,质疑过自己是不是不够好,那个新的自己才有机会重生。」多年前我们在念炼金术里面的心理学,一个同学跟我分享,当时我还不太懂,后来我才明白,分裂是所有成长所必经的痛[1]。

为你点歌|当我们远距离,他爱上了我们共同朋友
图|〈关于我爱你〉MV 截图

心理学 OK 绷

你说的一句话觉得很有意思,你用刺来防卫,用坚强来伪装,却因为这样不再能够好好拥抱了,这种「刺猬般的爱情」[2][3]就像是两个都觉得自己不够好的人,都觉得有所缺憾的人,好不容易在茫茫人海当中遇到了熟悉的彼此,却因为不熟悉如何相爱,互相伤害。

有时候推开的背后渴望的是连结,有时候防卫的底下潜藏的是自卑,一般来说,要避免在感情里面变成刺猬,有三个可行的方法:

  • 接受自己就是一只刺猬:听起来很弔诡,但如果你真正有养过刺猬你会发现,他并不是所有的时候都会伤害别人。甚至有些时候,温驯得只小老鼠。当你没有办法接受自己本来的样子,这矛盾就让你更痛苦,所以第一步是先接受自己就是刺猬(如果你还是很难喜欢自己,推荐即将出版的一本书《刺猬的愿望》,书中没有解决方法,但你会点头如捣蒜)。

  • 找到适当的距离拥抱:两个身上都带刺的人,各自分开都会觉得很冷,互相以依偎又会伤害彼此。所以或许,当你再遇到下一个让你觉得心动的对象时,你不需要放下全部的防备,而是用缓慢的距离,慢慢靠近。练习不要说反话,练习正面的表达(但不需要一次表达太多),欸有些时候承认自己的脆弱(但不需要把衣服打开来全部给对方看)。找到你觉得舒服,彼此觉得安全的距离。

  • 离开刺猬,爱上海绵:如果你注定就是一只刺猬,而且暂时还抓不到适当的距离,那幺或许换个真的能够给你温暖的对象,比较能够减少你的不安。包容、拥抱、承接,找一个能够真正给你安稳的人,软化这段记忆带给你的伤痕。

    这段相遇,或许对你来说是一个长长的叹息,曾经如此契合的缘分,竟然也有梦醒的时分。但有些时候,对方只是选择了他想要过的日子,只是他的选择里,包含曾经跟你们,和未来的他们。不论对方的选择是什幺,自己的路还是得自己走。(推荐阅读:每个讨爱的人,都有渴望被理解的伤痕)

    「我们生来都是孤独的人,为了抵抗这个孤独,有些人选择否认,有些人选择寄生,有些人反覆压抑自己,有些人不知不觉地伤害别人
    ,我们时而活在过去的幻想,时而活在未来渺茫的渴望,为了被听见而武装,为了被照顾而自伤。如此矛盾又纠结的执迷,其实只是想要在种种的防卫当中,找到一点点的喘息。」[2]

    这时候我们真的只能过着生存以上,生活以下的日子。在这样的日子里面,我们经常以为自己拥有的都是侥倖,失去的都是人生;但反过来想,那些曾经如此相爱的彼此,何尝不是一种拥有?所以这句话也反过来说——

    我们真的能够拥有的,都是人生;那些随着时间而失去的,都只是侥倖。


相关阅读